TXT小说下载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四十四章 活成自己最想要的样子

第二百四十四章 活成自己最想要的样子

最新网址:www.xiaxs.la
    “万岁爷爷醒啦!”太监侍卫们一起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万岁爷爷醒啦!”欢呼声很快传遍整个园子。

    然而等赵昊闻听喜讯扶着成国公,从翡翠轩赶到聚景阁外时,却见这里气氛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值夜的高拱张居正依然在阁外,脸上挂着既喜且忧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赵昊小声问岳父。

    “陛下醒来了,但……”张居正指了指太阳穴,低声道:“这里好像出了点儿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赵昊心说还真是让李时珍说着了。

    其实三月刚来给皇帝诊病时,李时珍就私下对赵昊说,按照张相公描述的症状,佛郎机螺旋体可能已经侵入皇帝大脑了。

    闰二月上朝时,皇帝那些妄言妄语,就是一个征兆。

    虽然后来皇帝神志恢复了正常,但李时珍和万密斋都判断,如果这次皇帝留下什么后遗症的话,八成还是脑袋出问题……

    而这次,是永久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莫要演我,这里明明是我西门府,怎么又成了皇宫大内?”这时,阁中忽然传出一个嘶哑的叫声道:“来保、来兴,你们死哪去了?月娘呢?!”

    “皇上,你不认得我们了?”接着响起女人的哭声,还有冯保的尖叫声:

    “快按住皇上,别让他掉下床来!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外头大学士都博学多才,赵公子和成国公虽然读书少,但黄书读的并不少,听得不由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成国公一边点赞一边吃力道:“庄周梦……蝶了?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张居正长叹口气,低声道:“陛下把自己当成书中人物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,这是暂时的吧?”高仪也吓得结巴了。这要是一直不好,那大明的皇帝不就成西门庆了?

    赵公子这个瀑布汗啊,好么,皇上终于活成自己最想要的样子了……

    唯有高拱跪在地上,痛苦的一言不发,嘴唇都咬破了……

    臣子们一直等待天蒙蒙亮,才见万密斋拖着疲惫的脚步,从里头出来。

    “万先生,皇上怎么样了?”众人忙围上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下了针,用了药,睡过去了。”万密斋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高拱抱着一丝侥幸问道:“皇上昨晚是发癔症吗?”

    “也可以这么说。”万密斋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和李先生肯定能治好吧?”高拱巴望着他问道:“那么严重的病,你们都能救过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脑是最复杂,最无法理解的部位。”万密斋缓缓摇头道:“如果是传统医学所辨的肝气郁结、痰淤阻窍之类证候,尚有医治之法。”

    顿一下,他叹口气道:“但之前说过,这是那个病入了脑,损坏了大脑引起的,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……至少以江南医院的水平,不知道怎么救治。”

    “那,会怎样呢?”高拱涩声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早期表现为性格改变,焦虑不安、易激动、甚至人格改变……”万密斋便低声解释道:“皇上这种把自己当成另一个人的,可算作最后一种。”

    “那往后怎么发展呢?”

    “通常是记忆力,计算力,认知力减退,智力水平退化严重,病程晚期可能会发生严重的痴呆、截瘫、直至植物人。”万密斋神情凝重道:“不过也有通过长期治疗,能维持在一定智能水平,并不恶化的可能。但总之现在,绝对不能刺激病人,要给他营造最好的康复环境,不然病情恶化会很快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高拱神情复杂的点点头,没有再发问。

    “那皇上,就一直把自己当成大官人了?”张居正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更大的可能是间歇性的。”万密斋答道:“不过随着病程进展,就不好说了,还得再观察。”

    “苍天啊!这是要把吾皇折腾成什么样啊?”高仪垂泪道。

    成国公也颤歪歪表示,自己要去天坛祭天,请老天爷放陛下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万密斋忍了忍,还是没忍住道:“能把人救回来,就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了,真的不能再奢求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的。”几位王公大臣却一起摇头叹气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隆庆病程的发展,果如万密斋所说的那样。

    他有时候会恢复神智,但忽然又疯疯癫癫,把自己当成西门庆……

    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,皇帝脑袋正常的时间越来越短,当西门庆的时间越来越长……

    除了两位神医,太医院的太医,甚至宅仁医会的大夫,也都给皇帝看过,一样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两位娘娘还病急乱投医,请了和尚道士给皇帝驱邪,自然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这让大臣们忧心忡忡,简直心都碎了。但也不能一直这么耗下去,三位大学士便商量着轮流派一人在此值守,其余两人回内阁处理国事,看顾太子学业。

    成国公虽然中风,但还是很识大体的,便也主动加入了轮班值守,这样能减轻下大学士们负担。

    赵昊倒也想加入,可惜他还不够格。

    就这样进到了六月。

    六月十六这天,天空阴沉沉,潮湿闷热没有一丝风。

    张居正和高仪正在内阁看奏章,张大受忽然跑进来,说皇上传两位大学士即刻觐见。

    等他们出文渊阁时,便见太子也被杜茂领出了文华殿。两位大学士便有了预感,皇帝怕是有天大的事情要吩咐……

    待一行人赶到皇帝静养的聚景阁时,等在门口的冯保便直接让他们进去。

    张居正和高仪进去阁中,趋入内寝,这还是他们头次进来这里呢。

    进去后,他们终于看见了瘦脱了形的皇帝,只见隆庆脸上和脖子上,还明显留有暗红色的瘢痕。那是生疮又愈合后留下的印记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怪不得皇上一直不肯见人……

    皇后、皇贵妃立于榻左,高拱跪于榻前,长公主立在榻旁,给皇帝轻轻打着扇子。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”太子怯生生叫了句,趴在地上不敢看皇帝。

    他害怕。

    隆庆也没怪他,只让他起来立在榻右。待张居正、高仪、和随后赶来的成国公,跪在高拱身侧后,皇帝方缓缓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冯保手捧着一本黄色封面的上谕,却不敢开口念,只跪地痛哭。“万岁爷爷三思啊,太子还小哩……”

    这下也引动了几个女人的哭声,小胖子也吓得跟着哭。

    “不要吵到陛下,他受不得刺激。”一旁侍奉的李时珍赶紧开口阻止,唯恐皇帝变身大官人,还给隆庆下了针。

    吓得所有人都噤声。

    “朕自己的病自己知道,朕不怨谁,咎由自取而已……”隆庆便缓缓开口,吃力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:“这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,不知道什么时候,就又变成另一个人,也不知道……还能不能再变回自己。所以得趁着清醒,把社稷大事交代一番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严厉道:“念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冯保只好擦擦泪,颤声念道:

    “奉天承运皇帝诏曰:朕嗣祖宗大统,今方六年,偶得此疾,侥幸得活,然元神损伤,失心难愈,自忖难胜先皇托付,思欲释去重负,以介寿臧,蔽自朕心,亟决大计。”

    冯保顿一下,又不知有意无意的提高声调,接着宣道:

    “皇太子可即皇帝位,朕称太上皇,退处广寒殿。新皇幼小,朕今付之成国公朱希忠并内阁张居正、高仪二公协心辅佐,遵守祖制,保固皇图。卿等功在社稷、万世不泯!钦此!”

    成国公和张居正高拱伏地恸不能胜,三人痛哭奏曰:“臣受上皇厚恩,誓以死报。东宫虽幼,祖宗法度有在,臣等务竭尽忠力辅佐东宫,如有不得行者,臣等不敢爱其死。万望上皇澹泊为心,颐神养志,早日痊愈!”

    一边说一边放声大哭,两宫和太子便也跟着哭,隆庆再度呵斥道:“朕还没死呢……”

    哭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待到三位辅政大臣,又拜了嗣君后,张居正方奏道:“启奏上皇,诏书中,是否落了高阁老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“这诏书就是高师傅写的,他的名字也是他坚持要去掉的……”隆庆这时终于掉下泪来道:“这狠心的老儿,非要弃朕父子而去,朕挽留不得,又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上皇宽宏,宥臣之罪……”高拱泪如雨下,哽咽道:“然罪臣不能宽宥自己,已是心如枯槁,万念俱灰,没法再侍奉新君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隆庆无奈的摆摆手,他知道高师傅是在避祸了。但自己这鬼样子也护不了他,勉强留他在内阁,也是碍人眼的角色,不会有好下场的……

    倒不如同意他主动求退,这样各方面都没撕破脸,高师傅的晚景也不至于太凄凉。

    他其实很想留高拱陪在自己身边,但想到史书中陈玄礼和高力士的遭遇,他便没有自私。

    只像个孩子似的央求道:“那你要常来看朕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老臣一定常来拜见上皇!”高拱哭得鼻涕都下来了,使劲给隆庆磕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,今日一别,便是永诀,自己今生都不可能再回京城了,遑论再见?

    然后皇帝又对哭成泪人的长公主道:“你以后就是大长公主了,要替朕照看好皇帝!”

    长公主跪地痛哭接旨。

    “对了,赵昊那小子去哪儿了,他答应朕的事儿还没办呢?”隆庆环视一圈,又问道。

    ps.我太难了。

最新网址:www.xiaxs.l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