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九十九章 少年要杀人

第二百九十九章 少年要杀人

最新网址:www.xiaxs.la
    病房中,赵昊长长吐出一口浊气,甩掉心中的无力感,期冀的问李时珍道:“能有几分把握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好说。”李时珍又连续施了几根金针,这才收手道:“老夫从今每日给他下针,吊住他的一口气。能不能醒过来,全看他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说尽力救治的废话,是侮辱李时珍,赵昊只能沉声道:“不管多贵的药,不管用多长时间,只要能有一丝希望,就绝对不要放弃。”

    好吧,也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李时珍点点头,忽然招招手,让赵昊靠近点儿,低声对他道:

    “早先给林中丞治疗时,发现他后脑有伤。李主任判断说,是钝器击中所致,足以让人昏迷的那种。万院长推断,受伤昏迷在吸入烟气之前,这也是他能活下来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见赵昊露出不解之色,李时珍低声道:“醉酒时呼吸加重,会过量吸入烟气,人早就死透了。他却恰恰相反,吸入了比正常人少的多烟气,显然是受伤昏迷导致呼吸微弱。也算因祸得福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再看赵昊时却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只见赵公子一张脸变得铁青铁青,双手紧紧攥着床尾的栏杆,眼泪滚滚而下。

    中丞,真的是被害的……

    这让赵昊艰于呼吸,平生头一次升腾起要杀人的念头!

    之前,所有人惹到他,他都是点到即止,看看能不能争取化敌为友。

    因为他谨记着胜利的法门,就是把朋友搞得多多的,把敌人搞得少少。

    直到今天他才意识到,自己太天真太幼稚了。只体会到前半句,没明白后半句。

    这世上总有一些敌人,是永远成不了朋友,只有你死、我活!

    敌人不存在了,自然就少少的。

    半晌,赵公子才稳定下情绪,转身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看着背影都冷了三分的赵昊。李时珍不禁摇头叹气,心说金主为何不能单纯做个科学家?去掺合那些可怕的事情,只会越陷越深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赵公子出了病房,目光冰冷的扫过众人。

    那些巡抚衙门的官员,在他眼里都成了可疑分子。

    忽然赵昊发现这里少了个人。

    “郑副使呢?”

    “他也昏迷不醒了。”牛佥事忙欠身答道:“在隔壁躺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也被烧伤了吗?”赵昊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郑观察好像是看到中丞的惨状吓坏了。”牛佥事解释道:“加上自责。”

    “自责?”赵昊走到隔壁病房窗外,看到里头有两张病床,一张躺着个烧伤的男子,另一张上躺着个完好无损的中年男子,正是那苏松兵备道郑元韶。

    “郑观察昨晚与中丞饮酒,好像两人都喝醉了。”牛佥事字斟句酌的答道:

    “后来屋里失火,郑观察跑出来找人救火,但等大伙儿赶到签押房时,里头已经烧成火炉了。幸好冯千户拼死相救,才把中丞从火场里抢出来。”

    赵昊心说,原来那烧伤的男子是冯千户。

    他便冷声问道:“郑副使为何不自己把中丞救出来,还得出来叫人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牛佥事额头冷汗直流,结结巴巴道:“许是一个人架不动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长随呢?”赵昊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见了。”牛佥事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“林中丞的长随呢?”赵昊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死在火场中了。”牛佥事擦擦汗,低声吩咐左右道:“到病房里看住郑观察,别让他有个三长两短。”

    两名年轻力壮的年轻官员会意的点点头,知道佥事大人的意思是,不要让郑元韶寻短见或者逃跑。

    待两人进去病房,牛佥事回头一看,却不见了赵公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竟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说来真有些羞耻,他一个快知天命的从四品高官,方才居然被赵昊毫不收敛的气场,压得有些透不过气。

    这哪还是印象中,那个人畜无害的少年?

    也许这才是这少年的真面目吧。毕竟这样的人才值得中丞另眼相看啊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病房后院是病号们休息散步的地方,有假山绿植,修竹流水。

    当然,今天病号们都捞不着放风了。事实上他们连病房门都不敢踏出一步,出来就会被凶神恶煞的官差撵进去……

    赵守正和张嵿坐在张长椅上,赵昊抱臂立在两人对面,神色冷峻的听后者低声道:

    “昨天上午,中丞忽然带着两千兵马直扑上海县,到了二话不说,就发王命旗牌查封了万源号,说是要查一桩通倭案,命我和那冯千户将所有账目都送到行辕去。”

    赵昊闻言心猛然揪成一团,强烈的自责让他再度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见儿子脸色苍白,赵守正忙站起来关切问道:“儿啊,别太勉强自己。”

    赵昊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,然后对张嵿道:“世叔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我就不知道了。直到半夜里听说行辕着火,我赶紧跑去查看。”张嵿舔一下干裂的嘴唇,嘶声道:

    “我看到的方才牛大人基本都说了。只有一点,我敢打包票说,昨晚是故意纵火,绝不是失火。因为失火的话,过火的房屋是连成片的。而昨晚是各处先分散着烧起来的,起码有四五处放火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昊点点头,凭着这两名官员和李时珍的讲述,他已经基本勾勒出昨晚的情形了。

    “贤侄,我,我不会有事吧?”张嵿明知不合时宜,却还是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这没什么羞耻的,巡抚要是在昆山出了事儿,赵二爷也一样会吓尿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不会有事的。”赵昊点点头,张嵿见状,终于把心放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张嵿之所以如此迷信赵昊,是因为他这个上海知县的官职,都是拜赵公子所赐。

    当初赵昊走杨博和陆光祖的关系,给老爹谋了个吴县知县。谁知却被苏州地面的官员,联手坑到了昆山县。

    赵昊索性让父亲请求林润,正式调任昆山知县。

    陆光祖看到了应天巡抚的行文,才知道赵守正被人坑了。搞得他自责的很,但赵守正再挪窝就成跳蚤了,那会成为履历污点的。

    所以陆光祖写信赵昊,暗示可以将金学曾调任上海知县。

    赵公子为了让弟子得到更好的锻炼,便婉拒了陆铨曹的好意。

    好吧,其实他就是馋小寡妇……的崇明岛。

    但有便宜不占那还是人吗?赵公子便推荐了跟老爹走得最近的两个同年,张嵿和郑岳。说这两位都很赞,请铨曹选一个去上海吧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张嵿去了上海,郑岳去了华亭……

    这可不是买一送一,华亭知县好惨的。

    ps.久违的第五更,求久违的月票!

    顶点

最新网址:www.xiaxs.l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