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三十二章 洗澡

第一百三十二章 洗澡

最新网址:www.xiaxs.la
    父子俩说说笑笑,回到了昆山县衙。

    托林巡按的福,这还是赵二爷头次回衙门呢。

    然后赵二爷痛痛快快泡了个澡,还非得让儿子给他搓搓背。

    赵公子无可奈何,只好本着关爱空巢老爹的心情,拿起了丝瓜瓤,给泡透了的赵二爷吭哧吭哧搓起背来。

    “哦,舒服……”赵守正惬意的眯着眼,趴在热气氤氲的松木浴缸中,终于感觉自己又是个人了。嘴上还不闲着。

    “后来听说你带人去打水匪,可吓死爹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赵昊心说,这句也不好听。怎么老爹当了半个月包工头,说出话都粗了很多?

    “要不怎么先让吴先生瞒着父亲呢,不就是怕你瞎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操心吗?”赵守正转头瞪赵昊一眼道:“爹就你这一个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介意你续弦的。”赵昊一边给他搓澡一边淡淡道:“听吴先生说,顾家、戴家都想把闺女嫁给父亲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万万不敢,你干……”赵守正下意识连忙摆手,说完又觉得这样太丢人,赶紧改口道:“两家的姑娘一个十六、一个十七,跟你般般大,你爹我是那样人吗?”

    说着他叹口气道:“唉,吴先生什么都好,就是什么都管,像个老太太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态度我已经摆在这儿了,怎么选是你的事儿。”赵昊撇撇嘴,吴承恩的意思是,堂堂县太爷中馈乏人,不成体统。希望赵昊能支持赵守正续弦。

    赵昊可以不反对,但上杆子给自己找妈这种事儿……怎么能对不起干娘呢?

    嗯,娘的话,只要一个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别说爹了,还是说说你小子吧。听说江家小姐一直和你住在西山?”赵二爷把话题引向赵昊。

    “请不要混淆视听。”赵昊正色道:“岛上最多时将近两千人,不是我俩住在西山。”

    说着舀一瓢热水,倒在赵二爷背上。

    “烫烫烫,你这孩子秃噜猪毛呢?”赵守正扭曲着身子,呲牙咧嘴道:“下手真黑啊。”

    “烫点儿好搓灰。”赵昊笑笑,继续给他搓起来。“而且后来老爷子和叶奶奶也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爷爷也去西山了?”赵守正闻言眼前一亮,连声问道:“他怎么没跟你一起来?”

    看看如今他不成器的儿子,也是受人爱戴的父母官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赵昊干笑两声道:“父亲还是不要知道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,肯定没好听的话。”赵守正也干笑两声道:“对了,潘中丞还在南山寺住着,一直在等你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昊点点头道:“明天我就去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小心点儿,水神火气大,要是拿不出真东西来,怕是要发飙的。”赵守正提醒儿子。

    “放心,没有金刚钻,不揽瓷器活。”赵昊自信一笑,又是一瓢热水倒在了赵守正背上。

    “啊,谋杀亲爹啊!”赵二爷惨叫一声。

    他怕是短时间内,再也不敢让儿子给搓澡了。

    嗯,这也是赵公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县公馆,林巡按也在洗澡。

    从开始到这会儿,已经换了三次水,用了两块胰子,擦破了一块丝瓜瓤,他却感觉依然无法洗掉满身的污秽。

    袁方早就洗完澡换好了衣裳,见林巡按已经搓出了血印子,却依然没有停止搓澡的意思。他不得不过去,抢过林平芝手中的第二块丝瓜瓤。

    “大人,不能再搓了,秃噜皮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林巡按突然颓丧低头,然后缓缓沉入桶底。“脏了,脏死了。再怎么洗,也洗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林巡按整个脑袋没入浴桶中,水面飘散着水草般的头发。

    袁方有些担心他是不是,准备用在浴桶中自杀的方式,来表达对昆山县和赵守正控诉。

    这念头一经出现,就让袁方有些心动,不由认真考虑起,是不是帮他这个忙,让林巡按结束这羞耻的人生。

    也算帮徐家个大忙……

    他还认真的看了看那高高的松木浴桶,预想了一下动手的过程。

    只是外头巡逻的脚步声,还有下人们的说话声,一下子惊醒了他。

    这大白天的,想什么呢?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林巡按终于憋不住,一下子从水里钻出来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“大人吓死我了。”袁方收起杀心,将一块松江棉巾递给了林平芝。

    林巡按接过来,擦掉脸上头上的水珠,自嘲的笑笑道:“《洗冤录》上说的没错,人是不可能在浴桶里溺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《洗冤录》上还记这段了?”袁方不禁吃了一惊,幸好没贸然动手,不然就是自寻死路啊。

    林巡按没有回答他,只自顾自道:“不要紧,本官可以用别的方式结束这耻辱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千万不要做傻事啊,你还年轻,往后的路还长着呢。”袁方虽然巴不得林巡按自杀,但总不能说。‘好的。寻死的话,我建议还是上吊吧,那样比较惊悚……’

    “哪里还有路?”林平芝眼泪吧嗒吧嗒落下。“今日的事情一传开,本官就沦为朝野的笑柄了,哪还有脸再侧身官场?”

    “大人不用担心,”袁方信口宽慰道:“昆山不是京城,甚至不是苏州。只要双方都不上奏,朝廷从而何知?再说您是苏松巡按,就算邻县听闻了传言,谁敢多嘴上奏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哪还有脸在苏松巡视啊?”林平芝幽幽说道。

    “捱过今年去,明年大人或是放知县,或是回京做官,总之不会在苏松待了。”袁方又劝道:“到时候又是一番新天地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道理。”林巡按那死灰般的眸子里,便渐渐有了光彩,他紧紧握住亲随的手道:“袁方,谢谢你,一语惊醒濒死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呃,大人不客气……”袁方不由瞠目结舌。这就劝住不死了,这也太好劝了吧?我只是说了几句套话啊。

    你非要想死,我肯定不拦着的……

    “赶紧收拾收拾,我们明天就离开昆山!”林巡按终于舍得离开浴桶了。

    “别呀大人,咱们正事儿还没办呢!”袁方忙提醒他道:“二爷还没救出来,纵火案也没压下去,这怎么跟大爷交代啊?”

    “我都把自己的官声搭进去了,老师那里足够交代了!”林巡按赤条条站在地上,坚决摇头道:“总之徐家和赵家的事情,本官不插手了,还是让你家大爷另请高明吧!”

    ps.第五更,求月票啊!!明天继续!!!

最新网址:www.xiaxs.l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