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网 > 书生风华 > 第二十章 头牌清倌人

第二十章 头牌清倌人

最新网址:www.xiaxs.la
    杨钏和李管家的对话周羽自然是听不到的,因为他正在和陈进讨论铁矿的事。

    “周兄弟,你说的铁矿我已经派了二十个精明强干的人去探查了,目前还没有消息回报,还是再等等吧。”陈进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寻矿之事本就困难,你让他们多多注意武安内外的山是否有山洞,哪怕是官道旁的山仍有可能暗藏铁矿。”周羽给出建议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明日就派人去武安传信。”

    “陈兄,在下还有一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何事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陈兄可否让王府的厨师教我做菜?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没问题,不过周兄弟为何要亲自学烹饪之术?莫非你的酒楼想将王府的菜品放进菜单?”陈进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!”周羽毫不掩饰地说。

    陈进愣了一下,随即说道:“可这王府的菜品价格不菲,就算你做出来了,一般的客人又怎么吃得起呢?”

    “之前不是跟陈兄说了吗,在下的酒楼将会是洛州城中最好的酒楼,卖的东西自然也会是洛州城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如此,洛州城中原本就有高档的酒楼,你又如何能保证能胜过他们呢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就需要陈兄帮忙了……”周羽又是一副狡黠的笑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说说,我该如何帮你?”

    “陈兄可以请洛州刺史、长史……”周羽还没说完,就被陈进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这不行!大文律规定,各级官吏均不可接受私人宴请,这个法子行不通的。”陈进无情的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请地方官吏,那请地方的乡绅总可以吧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既然咱们这酒楼是洛州最好的,那么花销自然也少不了。咱们的客户就是那些有钱的乡绅豪族,陈兄只需要这样做……”周羽悄悄告诉了陈进如何宣传酒楼。

    “这能行吗?”陈进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“陈兄放心,这酒楼是咱们一起经营的,一荣俱荣一损俱损,我怎么可能坑自己呢?”周羽拍了拍陈进的肩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就按你说的试试。”陈进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马车行了半个时辰,一行人才来到洛水旁边的车道上,河边都是人,马车是不可能驶过去的,这一段路需要自己走。

    周羽和陈进下了马车,陈进只带了杨钏一人远远跟着,李管家等人都在马车处等候。为什么要远远跟着?因为杨钏一靠近,周羽就会浑身不舒服。好在老杨的身手也够好,稍微远一点也能够保护陈进。

    河灯是陈进带来的,周羽只需要将祈愿的纸条挂上去就可以放入河中了。

    当陈进拿出河灯的时候,他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十分惬意的笑容,就像是小朋友看见了自己喜欢的玩具一样。不过在周羽看来,这也正常,毕竟陈进只有十八岁,说是豫王,实际上不过是个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。周羽虽然在这个世界也不过十八岁,但他前世就已经是二十多岁的大学生了,认知上会成熟很多。

    “陈兄,你准备向上苍祈愿什么?”周羽看着他那满心欢喜的笑,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父皇和母妃身体康健!”陈进说着就把那张写好愿望的纸条挂了上去,然后转头问周羽道:“周兄弟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啊,我希望我能够成为一个大富豪,有数不尽的银子。还希望把生意做到全天下去,让天下人都能吃上我家的菜,用我家的产品。还有就是希望和小月白头偕老,幸福一生。当然,如果能够扬名天下就更好了……”周羽林林总总说了二十来个愿望,才把那两张小纸条读完。

    陈进被他搞得有些发蒙,他为什么有这么多愿望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周兄弟啊,河灯祈愿不是一次只能许一个愿望吗?”陈进试探性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愿望?谁规定的?”周羽将写满愿望的纸条收起,有些不相信地看着陈进。

    这一问可把陈进给问住了,好像……是没有谁规定了只能写一个愿望啊……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像没有规定,不过大家都是只许一个愿望的……”陈进有些无奈的说,他不懂为什么周羽的愿望能够写满两张纸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没来,我要早些来的话,这河灯上的愿望早就不只一个了。”周羽也不顾陈进的异样目光,硬生生把自己的两张心愿单挂到了陈进为他准备的河灯上。

    周羽说的没错,自从他那个挂着两张心愿单的河灯放出去被人看到后,打第二年的七夕开始,人们也纷纷效仿周羽的做法,以至于后来有一年的七夕之夜后洛水上飘满了人们的心愿单。洛州府衙为此还专门发布了公告,衙门会派官差沿河岸巡视,要求每个河灯只许挂一张祈愿纸,否则就是对上天不敬,要入狱三月,这才把广撒心愿单的不良风气抑制住。

    当然这些都是以后的事了,周羽也不知道。现在的他正兴奋地将河灯放进水里。

    看着挂有两张被写满了的祈愿纸的河灯,陈进有些无语的问道:“周兄弟,你这么多愿望,想要一并实现怕是有些困难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办?那老天爷就别办了呗。这心愿之事说白了还是得靠自己努力,老天爷看你勤奋,认为你是可塑之才,自然也就会多眷顾你一些;若是你总是疲懒的性子,什么也不愿意做,那老天爷自然也不可能让你如愿以偿的。”周羽开始讲起了哲理。

    “周兄弟此话说的甚是,上苍的恩宠自然会多些给贤能之人,少些给慵懒之辈。”陈进对周羽的话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行了,这河灯也放了,那咱们这就回去?”周羽拍了拍手问道,天光已经渐渐暗了下来,但今日的洛水边布满了灯笼,便是全暗下来也能看得清。

    “周兄弟应是少有来过洛水祈愿,这放河灯只是第一个项目,前面还有才子佳人吟诗奏曲,咱们既然来了,也得去观赏一番啊!”陈进看他不知道七夕灯会的重头戏,特意给他介绍。

    “吟诗奏曲?这有什么好看的?要不还是回去吧。”周羽说道。这个世界的唐朝没有李白杜甫,也没有白居易王维,诗坛的造诣远不如周羽前世的唐朝,既然如此,在唐朝之后的文国又能好到哪儿去?自己高中的时候背那些名篇已经够辛苦了,周羽不想再让耳朵受这种折磨。

    “周兄弟,你就当陪我去,行不行?”陈进几乎用上了恳求的语气。

    周羽见他都这样说了,于是答应下来,二人一同往前走了一段,这里已经有不少的青年男女在吟诗作对。

    “南桥钟声晚,寒月映临江。”

    “君子当执剑,一笑少年狂。”

    “倚窗孤望北天高,独坐空楼心两茫……”

    不少诗句从在场的男子口中吟出,见此情景,周羽问道:“他们这是在做什么呢?诗词大会?”

    陈进笑着回答道:“周兄弟有所不知,这七夕之日也是才子佳人的求偶佳日,这男子要是对一个女子有意,就需要作一首诗展现自己的才华。若是女子看上了他,就将此诗收下,二人就可以开始交谈,互相了解;如果没看上,就将诗退回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这读书人啊,就是麻烦……”周羽吐槽了一句。

    陈进面色一怔,小声嘀咕了一句:“你不也是读书人吗……”

    周羽指着一个被众人围住的弹琴女子问道:“那个姑娘周围为什么有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陈进听了他的问题,嘿嘿一笑说道:“那是锦翠楼的头牌清倌人苏雯,平日里在锦翠楼都难得一见。只有这七夕时节,苏姑娘才会到这洛水边放一盏河灯并弹上一曲,那些爱慕他的男子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上去一展才华。咱们也去看看?”

    锦翠楼是洛州最有名的青楼,刘员外的四夫人便是出自此楼中。锦翠楼有两种牌,红牌和绿牌。红牌倌人就是一般的妓子,要负责陪客人;绿牌倌人也就是清倌人,不负责陪客,最多只会邀请一些胸有文墨的客人谈论些琴棋书画的雅事。

    苏雯就是锦翠楼的绿牌倌人之魁。

    “这恐怕不好吧……”虽然苏雯并非卖身的风尘女子,但毕竟是青楼的人,已经成亲的周羽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哎,只是去赏赏诗听听曲,又没有其他什么事,周兄弟就不要顾虑啦!”陈进直接把他拉到了围观苏雯的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周羽甚至觉得,他就是想看苏雯又不好意思一个人来,才特意把他拉上的!

    苏雯的旁边站着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小丫鬟,还挂着数个灯笼,把四周照的通亮,一个优美的场面映入周羽的眼帘。

    水畔女子正抚琴,岸边众人凝神听。

    只见那女子两道柳叶弯眉如梢挂,一双明露春目照人寒,腮凝新荔,鼻腻鹅脂。

    红裙半掩婀娜态,玉骨轻锁显情痴。灵眸微转巧似画,酥手一曲展相思。

    锦翠楼的头牌清倌人果然名不虚传!

    周羽刚想跟陈进说这姑娘长得不错,却发现陈进的目光和众多的男子一样,已经离不开苏雯了。

    周羽满脸黑线,拿手在陈进眼前挥了挥,陈进这才回过神来问道:“怎么了周兄弟?”

    “你到这里来不会就是为了看她吧?”周羽环保双臂,没好气地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嘿嘿……”陈进不好意思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看上她了的话,直接告诉他你是谁不就行了?难道以你的身份还不能把她赎出来?”周羽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“周兄弟有所不知,我的婚事……是由不得我做主的……”陈进的眼里竟然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周羽刚想反驳,又马上想到陈进是皇室子弟,他们这类人的婚姻一般都是由皇帝或他们的母妃做主,寻一个权贵人士的女子给他们做妃。至于这锦翠楼的苏雯嘛,陈进这辈子是不用想了。

    周羽知道这种事他也无能为力,就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正好苏雯一曲奏罢,众人立马开始献诗。

    “苏姑娘,如此良辰如此夜,在下觅得佳作一首,请苏姑娘欣赏!”

    “苏姑娘,在下昨日苦思良久,也做得上佳诗篇一首,苏姑娘定要一听!”

    “苏姑娘,还有我……”

    众男子谄媚的声音纷涌而来。

    苏雯淡淡一笑,对众人说道:“今日正值七夕佳节,既然各位才子诗兴大发,那便由小女子现场出题,诸位再出得几篇佳作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请苏姑娘出题吧!”众人异口同声道。

    只见苏雯旁边那个扎着丸子头,看起来十分俏皮可爱的小丫鬟站出来说道:“我家小姐的题目有三,第一是七夕,第二是相思,第三是明月。请各位才子作诗吧!”

    众人立马陷入沉思中,不少人开始踱着步子想着词句。周羽看他们认真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苏雯见他发笑,于是看向周羽说道:“这位公子既然会心一笑,想必是已有佳作了吧?可否让小女子也欣赏一下?”

    随着苏雯话音落下,众人的目光聚集到了周羽身上。

    周羽这才反应过来,指着自己说道:“你说我啊?不不不,我没有什么佳作,我只是想到了一些开心的事!”

    苏雯有些疑惑,但此时突然有人说道:“苏姑娘,我已经作好了一首诗!”
最新网址:www.xiaxs.l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