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网 > 重开回到大明洪武 > 第21章 冶铁

第21章 冶铁

最新网址:www.xiaxs.la
    朱榑看着在眼前的官员,脸颊黢黑,还有长期在高温下的红润。

    赵立,是江西进贤冶所大使,正八品官员。

    他原本是凤阳府衙门的廪生,负责抄录账簿,后来士绅想托他改一改田册,赵立不仅没有答应,还告到了朱元璋那里。

    明初,读书人是可以直接上疏的。

    朱元璋夸赞他刚直,命他来进贤县的冶铁所,当大使监督冶铁。

    朱榑开始东瞧瞧西转转,一个字,热。

    露天,很简陋。

    可以看到四个大汉在拉风箱,风箱只比人矮一些,颇为庞大,向炼铁炉内送风,在风箱和炼铁炉之间有一道砖墙,阻隔铁炉发出的热浪。

    就算如此,拉风箱的汉子,也面色通红,满头是汗。

    每一座炼铁炉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上千个力役光着膀子,来来往往,每个人都很忙碌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八十五座铁炉,炉体高达一丈二尺有余,每炉能装铁砂两千余斤,出铁和原料、燃料等都有干系。”

    赵立躬着身子站在朱标身旁。

    他也不敢报给朱标具体的出铁数额,万一朝廷当成标准,有一天没达标……

    “对了太子殿下,北方边务薄弱,铠甲不足,陛下命进贤冶铁所督造四十万斤,运往京城备用,如今已有二十六万斤,可先送往京城。”

    朱标知道这是多大的功劳,不由笑道:“辛苦赵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力役慌张的跑过来,大叫道:

    “大人,齐王殿下要关炉火!”

    赵立愣住了,吓得猛然转头,这在赶生产任务呢,顿时大急:“快拦住他!快拦住他!殿下有所不知,炉温一旦冷去,便很难再烧起来。”

    听完赵立的话,朱标有些茫然又紧张,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在冶铁所的另一头,朱榑正看着眼前的七八个大汉,催促道:“你们敢不听孤的话!先熄了炉火,让孤看看里头。”

    炉子无盖,炉温高到仿佛靠近衣裳都能烧着。

    那衣裳有些不同的大汉走上前,此人是副使,他摇着头:“殿下,恕我不能从!”

    这时候,毛骧走上来,拔出随身佩刀,架在那副使的脖子上,平静道:“听齐王的,熄了炉火。”

    赵立不清楚毛骧的身份,他看向朱标,朱标有些诧异,想来是父皇的旨意,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高炉炼铁,最重要的是炉体内部的结构。

    明初,不可能达到那样的高度,朱榑根本就没想过,能重现后世那样的冶铁水平,是要找出当下技术能改良的部分。

    “兄长,我想搭建一个新炉子!”

    冶铁炉的内部结构简单,没什么好看的,就是一口用泥砌成的大缸,敞着开口,炉身上开着小孔,融化的铁水会从孔流出来。

    朱榑没当过冶铁工人,也不是设计师,他命找来最好的匠人,就是那个阻拦他的冶铁副使。

    朱榑已经找到了这座炉子能改进的地方。

    其实也很简单。

    第一是没有炉盖,敞开炼制,逃逸了许多热量,高炉的最大特点便是封闭性,只通过风箱送氧气。

    第二是没有炉渣排泄出口,炉渣会越炼越多,出铁率越来越少,直到积累很多时停火清理。

    他要在内部建一层隔层,分离炉渣和铁水。

    再开个口子,随时取炉渣。

    朱榑无比认真地看着赵立,“仔细听着孤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告诉副使,炉喉、炉身、炉腰、炉腹、炉缸的比例。

    而是,指着眼前的炉体,浅显易懂的告诉他,这个位置要装什么,炉身要如何改,哪里是送风的位置……

    至于这个炉子内部会做成什么样子,那是这群匠人的事,说实话,朱榑也没把握能做出来。

    赵立听了皱眉,转过头看向朱标,面露难色,“殿下,朝廷真要改炉子吗?”

    这炼铁炉,是用盐和泥混合制成,如果盐泥有裂缝,就前功尽弃,要花一个月功夫才能建成。

    朱标听得一愣愣的,他没有立即做出回答,郑重地看向那副使,“我七弟说的,可有几分道理?”

    那副使是匠户出身,冶铁方法是从元朝继承下来,听到这种新冶炼方式,不免怀疑。

    但他胆子很大:

    “臣以为,用一个炉子试试也无妨啊。”

    朱标当即下令,改!

    赵立立即命人去做铸造炼铁炉所用的盐泥。

    朱榑是看不到了,朱标贵为太子,江西进贤县又没有可以作为行辕的府邸,当日就下令回程。回去的路上,朱标对朱榑的见识大为好奇。

    “七弟啊,你是如何想到的?”

    朱榑大为得意的看着朱标,“兄长,我又想骂宋学士了,孔子曰不学而能,我看一眼就会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在这个时代,无法解释的东西,最后总会归结到天资聪颖、天纵奇才这种神学结论上。

    刘伯温学识经天纬地,能预知风雨,有这样的奇人在。

    朱标不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而且,他亲眼所见,朱榑真是看一眼就会了。

    朱橚这家伙一到冶铁所就消失了,这家伙弄回来很多药草,马车本就窄小,此时更无处下脚。

    朱标不满地看向这个弟弟,

    “五弟,你是要送给父皇吗?”

    朱橚神色僵硬,逐渐低下头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旁的朱榑说道:“五哥一副不与人为善的样子,其实,他潜心于药理,在院中的床榻下藏了药草和医书,兄长啊,你会替五哥保守秘密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七弟!”

    朱橚掐住朱榑的脖子。

    朱标无视二人打闹,他比弟弟们了解朱元璋,长叹一声:“父皇要是知道了,一定训斥你不学无术,逃避治理封地的职责,不是百姓之福啊!”

    “请兄长不要告诉父皇。”

    朱橚也知道自己罪责深重,愧疚地说道。

    从江西回京城,会路过江宁县,朱标提议去看刘基,刘基晒黑了一些,眼底更加清澈了,话语始终不多。

    朱标有些愧疚,但刘基没有责怪他。

    有朱标在,朱榑也只是表面寒暄几句。

    回到京城,朱榑看到城门口有一支庞大的士子队伍涌出,这些人是国子监生,也是空印案后新任命的官员。

    他们将去到天下各个州县,担任官职。

    毛骧令检校上前开道,防止冲撞太子车驾。

    朱标制止了,他面色严肃,走下马车,命身边的检校将官道让出来,就站在路边,以注目礼的方式,目送这些士子行去远方。

    他感慨地说道:“天下如今还贫瘠,等铁冶出来了,又有这些官员,百姓一定会安居乐业。”

    “啊,兄长,我可没说一定行。”
最新网址:www.xiaxs.l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