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网 > 清穿熹妃嫁给四爷后三天被宠成宝 > 第五十九章是她失策了

第五十九章是她失策了

最新网址:www.xiaxs.la
    “主子!”

    外面起了微风,轻飘了些许树叶,碧岑转身为怡宁披上一方披风,

    怡宁没有回头,拉了下披风的领角,随后拍了拍碧岑的手,

    殿中央,

    芳儿跪在地上,头死死垂着!

    怡宁从窗边转过头来,瞧着芳儿苍白的脸色,勾了勾嘴角,

    上前几步,行至芳儿身前,看她因为自己的动作,而有些微微颤抖,悠然一笑,

    怡宁突然动了动臂,单手抬起她的下巴,凌厉的目光直直的望进她眼眸深处,

    芳儿被迫抬头,对上怡宁幽深的眸子,指尖忍不住发颤,

    咬了咬唇,声音带着些许颤抖,而后又垂下眼帘,朗声喊道:“主子,奴婢知错了!”

    “知错了?”

    怡宁闻言,随意放开芳儿的下巴,

    捏起碧岑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手,漫不经心道:

    “哪儿错了?”

    芳儿脸偏了一下,而后伏在地上,语气中带着莫名的轻松,轻声道:“奴婢不该与果儿发生口角,更不该隐瞒不报。”

    怡宁嗤笑一声,转身坐到芳儿面前的椅子上,

    把方才用来擦手的帕子,往她头上狠狠一丢,

    “是不该认错主子吧?”

    芳儿猛的一抬头,

    却对上怡宁戏谑的目光,顿时觉得喉咙发紧,目光也躲闪起来,

    但依旧故作镇定,佯装不解问:“奴婢不懂主子此话是何意!”

    “不懂?”

    怡宁给旁边的碧岑一个眼神,

    碧岑立即会意,把一只赤金虾须镯和包药粉丢在芳儿脚边,

    芳儿垂头看去,目光顿时一缩,脸上血色尽褪,

    这些东西怎么会被查出来?

    她明明,明明都处理了的!

    怡宁冷眼瞧着芳儿的神色,挑眉一笑,缓声道:

    “我猜,你是不是在疑惑这些东西明明都处理了,怎么还会被翻出来是吧!”

    芳儿咬着唇,脸色煞白,默不作声!

    怡宁也没理会她的反应,而是继续说了下去,

    “你是不懂这些东西怎么被翻出来,还是不懂为什么会出现差错呢?”

    芳儿难以置信的抬头看向怡宁,

    她怎会知晓?

    看着怡宁平静的表情,芳儿忍不住在心中胡乱猜测,

    是事后查出?

    还是从一开始便清楚,若一开始便清楚,那……

    熹贵人在永寿宫所有奴才的印象中,从来都只是惫懒的,

    除了写写话本,做做糕点,争宠都没费多少心思,

    故而在她们很多奴才心中,这位主子是没有城府心计的,

    可看她如今这样,

    怎么看都不像是没成算的,

    难不成熹贵人一直在扮猪吃老虎,实际是个心计手腕不俗的主儿?

    想到这儿,芳儿抬头看向怡宁,她以为会看到洋洋得意或讥讽愤怒,

    可是没有,什么都没有,

    怡宁没有看她,而是越过窗,看着外面翻滚的霞色,眼中是一片风轻云淡!

    芳儿后背顿时无端生出一股寒意!

    怡宁收回视线,再次看向芳儿,却忽然没了兴致,意味深长的道:

    “你放心,你那主子既送我这份礼,我也总要回一回才是!”

    瞧着芳儿彻底慌乱起来的神色,怡宁挥挥手,让碧岑带她下去处置了!

    待人都下去后,怡宁端起茶盏抿了口茶,内心细细回想起之前的事,

    芳儿背后的主子是钮钴禄婉言,这事儿她一早就清楚,

    若是别人,她还不一定能查出来,但是,是钮钴禄婉言,她一查就查个准儿,

    对于钮钴禄婉言,怡宁从进后宫的那日起,便格外的重视,

    不仅仅是因为知道钮钴禄婉言,才是历史上的崇庆太后—乾隆的生母钮钴禄氏,

    更是因为她第一眼看钮钴禄婉言,便觉得她不简单,

    而且有着记忆中幼年在钮钴禄府中的事,

    她知道,钮钴禄婉言不会想看她好好活着的,一定会对她动手,

    所以在碧岑投入她名下后,她便让碧岑分出一部分精力盯着钮钴禄婉言,

    后来无意察觉到芳儿有些不对劲,顺藤摸瓜便查到了果儿,

    虽然不清楚果儿当时想做些什么,但怡宁觉得钮钴禄婉言的手段定不会简单,于是看的也很紧,

    最后自然推测出她到底想做什么!

    然后怡宁便开始想对策,先从果儿,芳儿处入手,

    芳儿家早就没人了,纯粹为了钮钴禄婉言给的金银和许诺,

    果儿家中却还有父母兄弟,于是怡宁便想派人去查,

    但宫外钮钴禄氏嫡支已经全部倒了,之前能用的人也已经倒得倒,散的散,

    无法怡宁只能让李福安安排人去转移果儿的父母亲人,

    谁知李福安的人没用上,

    回来禀报的消息说,果儿一家早就死绝了!

    怡宁这才明白钮钴禄婉言做事有多狠,

    得了消息,她第一时间派碧岑,伪装成钮钴禄婉言那边的人,让芳儿暂时不要轻举妄动,

    随后派人转告了果儿,

    也不知果儿怎么印证的,直接便把钮钴禄婉言的计划捅了,

    但让怡宁没有想到的是,

    果儿不知和冬梅怎么商量的,直接于永寿宫门前自绝了,

    也是她失策了,

    没有顾念到果儿的情绪,

    但得知果儿已死,自然不能让她白死,

    怡宁立刻便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,装作被惊吓到了的样子,引得众人来到永寿宫,

    一是彻底洗清她所有的嫌疑,

    二是想看看果儿有没有留下后手,

    三来,也是想要看能不能拉出钮钴禄婉言!

    没想到果儿到死也没有牵扯上钮钴禄婉言,

    不过也可以理解,

    毕竟她作为一个奴才想要把自己主子拉下去,就只有两个办法,

    一是先得到主子的全部信任,然后收集主子做下的罪证,然后借力告发,

    二是……自己成为主子!

    但是第二步轻易上不去,果儿又卡在了第一步,如果她不下药,自然也得不到钮钴禄婉言的信任,

    想到这,她却是应该谢谢果儿没有忍下杀全家之仇,没有按照钮钴禄婉言的计划行事!

    那么,

    怡宁手上一动,茶碗与桌子碰撞,发出“咯噔”一声,

    怡宁唇角勾起一抹笑意,

    那么,钮钴禄婉言,

    准备好迎接,你亲爱的姐姐,送你的大礼了吗?
最新网址:www.xiaxs.l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