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网 > 气哭,玄学大佬被迫拯救禁欲战神 > 第325章 你可愿意应了这门亲事?

第325章 你可愿意应了这门亲事?

最新网址:www.xiaxs.la
    木兮自然注意到了夏姝和风伶充满恶意的眼神,这两个女人表现的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们两想干坏事似的。

    林瑶不由得有些担忧,“小兮,那俩都不是什么好人,这会儿估计在算计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瑶姐姐放心,她们只会吃鸡不成蚀把米。”

    木兮神色自然的继续吃着面前的东西,白桐华也跟着家里人来了。

    见着她们,她脸上浮现出笑意,“浅浅,你们都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许久不见,你看起来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陈浅和白桐华关系一向不错,她的话让白桐华落寞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要成亲了嘛,所以被关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古人成亲要准备的东西太多,更何况是王爷成亲,礼部那边紧赶慢赶,这婚礼也快筹备成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白桐华都被关在家里绣嫁衣。

    “桐华,我怎么感觉你一点儿喜色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陈浅叹了口气,纵然早就知道白桐华要成亲的消息,但她们从未见过这样的白桐华。

    因为从前的白桐华是鲜活的。

    “没有的事情,我就是最近绣嫁衣绣的太晚,累的。”

    白桐华疲惫的打了个哈欠,又像是没事人一般和她们笑闹了几句,这才回了各自的位置。

    最后到场的是几位王爷,如同白桐华说的那般,敬王的身子确实不太好,比那日木兮在城门口看见的时候还差。

    亏得是在古代,若是在现代,怕是当即就成婚了。

    当今圣上一共育有十女三子,大皇子早夭,二皇子瑞王如今正得势,三皇子敬王身体不太好,呼声不高。

    四皇子还未获得封号,但因为聪明早慧,很得右相一派的喜欢,因为四皇子的生母只是个没什么权势的歌女。

    五皇子风流倜傥,醉心于自由,早就云游去了,六皇子年岁尚小,如今才六七岁,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木兮细细打量了那些人几眼,便收回了视线,九子夺嫡的事情太激烈了,她可不想参与到这些当中。

    木礼也回到了座位上,万众瞩目当中,当今圣上总算出现在了木兮面前。

    那人约莫四五十岁,穿着明黄色的龙袍,步履沉稳的一步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身后还跟着几位后宫嫔妃,端庄稳重的皇后、妖媚勾人的贵妃、清纯娇软的嫔……

    木兮看的叹为观止,果然啊,这就是古代皇帝的后宫佳丽,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肾虚。

    她其实挺想找别人闲聊的,可惜座位是分开的,她和木礼坐的位置左右都是学子们。

    林瑶和陈浅和她不在一块儿,她无聊的瞥了一眼身侧的周意。

    周意看起来很是萎靡,没有一点儿精神气,发现木兮瞥了他一眼后,眼眸微微一亮。

    “木姑娘,有件事情我想求你帮忙!”

    木姑娘这么神通广大,也许那事能帮他。

    木兮了然的摇头,“如果你想解除婚约的话,我帮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皇帝金口玉言,帮他岂不是打皇帝的脸,木兮没想这么刚。

    周意脸当即就黑了,微微叹气,“早知十年寒窗苦读是这样的结果,我还不如不入仕……”

    现在这样就和不入仕一样。

    木兮沉默着没有回答他,毕竟这事多说多错。

    宴席上皇帝褒奖了前几名的学子,尤其是木礼,他似乎对木礼寄予厚望。

    木兮也不做声,沉默的吃着东西,紧接着又是舞女们表演节目。

    看的木兮都快晕乎乎的了,恰在这时,一道惊雷将木兮吵醒。

    正是当今皇帝在询问薛翊,“薛翊,今日来参加宴会的贵女众多。

    你若是有喜欢的,尽管提出来朕给你们赐婚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有人欢喜有人愁,各家的庶女倒是很喜欢薛翊,毕竟是探花。

    但嫡女就不一定了,就算是探花,那也是寒门学子,往后有没有出路还不一定呢。

    陈浅紧张的打翻了面前的酒杯,陈夫人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毛毛躁躁的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瑶儿亲自求了她,她是不会带陈浅来参加宴会的。

    陈浅连忙告罪,“对不起,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草民心仪京兆尹府的三姑娘陈浅,还望陛下成全!”

    薛翊的话又将陈浅惊的花容失色,她眼神复杂,一方面欢喜自己的情郎如此待她。

    一方面又担心,担心会惹得陛下不高兴。

    陈老爷和陈夫人两人都惊了,陈夫人轻轻戳了戳陈浅的袖子。

    “你胆子可真大,等会别给你爹丢脸。”

    陈浅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陈夫人的对意思,直到皇帝的眼神精确的落在他们一家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陈家三姑娘可在?”

    皇帝大概也没想到薛翊会这么实诚,他一开始也就是象征性的问一问,但如今这样,自然要看看陈家姑娘。

    林瑶对陈浅鼓励的笑笑,陈浅感觉冷汗蹭蹭,整个后背都快要湿了,越是这样,她便越要冷静。

    “见过陛下!”

    陈浅战战兢兢的跪下,甚至余光还瞥见不远处的木兮正对着她微笑。

    “浅浅,不要慌,抓住机会。”

    陈浅耳中响起木兮的声音,她错愕的瞥了一眼木兮,小兮可真厉害啊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分心,她倒是没那么紧张了。

    皇帝望着跪在薛翊一侧的小身影,笑呵呵道:“抬起头来让朕看看。”

    陈浅缓缓抬起头上,却不敢直视龙椅上威严的男人,她紧张的抓着自己的衣角,手心都是汗水。

    “长得还不错,怪不得我们的探花郎如此惦记。”

    皇帝这话分不出喜怒,陈老爷还是吓得跪在陈浅身侧。

    “陛下恕罪,是臣管教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你请什么罪啊,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皇帝眯眸看向跪在那儿的薛翊,嗓音透露着威严,“薛翊,你可想清楚了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草民先前在街上对陈家姑娘惊鸿一瞥,便难以忘怀,草民不后悔!”

    薛翊语气坚定,倒是让皇帝高看了一眼,他又看向抿着唇不敢出声的陈浅。

    “陈浅是吧,你可愿意应了这门亲事?”

    陈浅紧张的不行,抬眸瞥了一眼一侧的薛翊,他正在对她鼓励的笑。

    她连忙虔诚的磕头,声音响亮,“臣女愿意!”
最新网址:www.xiaxs.la